追蹤
歡迎來到北美紅寶石故鄉-褚士瑩旅遊部落格
關於部落格
  • 660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兩面真實

『因為他們的易開罐沒有預先收五分錢的押金,多年來給我帶來莫大的困擾! 』 於是我才想到,這個好好先生的鄰居,經營資源回收站,許多剛搬來美國的新移民,一句英文都不會說,第一份工作就是到處收集空罐,到回收站換錢,罐子上面都印有押金五分錢的字樣,消費者在商店購買飲料的時候,就要先預付押金,用來應付回收的成本,可是據說只有蔓越莓飲料罐上沒有,雖然五分錢表面上微不足道,但是積少成多,不收押金可以讓他們的成本在競爭激烈的飲料市場上,保持價格的優勢。 我這位鄰居,跟語言不通的回收工人們解釋不清,所以每回只要收來優鮮沛的飲料罐,Buddy只好自掏腰包,難怪他提起來就一肚子火,覺得生意人為了多賺五分錢,害他做賠錢生意。 『可是優鮮沛他們不是像可口可樂這種上市公司,也不是私人企業集團,而是農家共同組織的合作農場,也就是說這品牌是八百多戶農家共同擁有的,如果有任何決定,應該也是農家共同的決定吧!』我驚訝地發現自己爲著酸溜溜的蔓越莓在跟鄰居爭辯。 但是奇怪的是,自從知道原來這家飲料的擁有者不是大公司,而是像他自己一樣的平凡老百姓以後,Buddy多年的不滿立刻釋懷,就算連貼這麼多年的錢也沒關係了。 農家在美國組織合作社(cooperative, 也簡稱co-op)歷史悠久,也受到一般人的尊重,通常是一個社區的人家自力組成的事業或產銷系統,因為個人的力量太小,所以集合起來,像在優鮮沛,就是大家合起來使用機器設備,倉庫,甚至行銷部門的員工,美國最早的合作農場是1800年代初期的酪農,到了十九世紀晚期的時候,美國各地的農村已經充滿了許多這樣的合作農場,演變到一九三零年代至五零年代,甚至已經變成農村經濟的主流。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,以色列基於國防安全、移民屯墾需要,設置了不少集體農場-吉布茲( Kibbutz ),經營逾半世紀之久,也成為世人矚目的例子。
合作農場的特色是無論每一個農人的財力多寡,田地大小,大家都有平等的權力可以投票共同決定每一個重要的決定,所有利潤也是大家公平分享,所以在強調民主的美國,知道合作農場對農家重大的意義的人,泰半是不會在乎那區區五分錢的。 根據加拿大高等商業研究學校合作經營管理中心( Centre de gestion des cooperatues Ecole des HEC )調查資料顯示,到一九九八年止,全世界總共有將近五萬四千個農業合作社,社員人數 超過四億人,年營業額超過六千億美元,其中亞洲地區的社數與社員人數最多,分別佔 68.25% 、 86.3% ,歐洲地區營業額則最高,佔 42% ;前蘇聯及東歐國家轉型到市場經濟後,原本的國營農場跟集體農場,約有三分之二都改制成農業合作社,受到國際農業合作團體的重視。整體來說,農業合作社無論在農產品生產、製造、運銷以及資金流通等方面,都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。 但是近年來,就像任何的產業,合作農場也不得不受全球化與科技化的衝擊,只有能夠不斷適應國際化、自由化的市場要求,同時能夠找到擴大規模的創新活動的農場,提高產品的附加價值組織結構,不斷改進經營模式的農場,才能夠轉型成功,保持競爭力,像是培植農村婦女、青年多參與社區農業合作社活動,讓合作社業務與社區發展相互結合,正視生物科技帶來的影響,須及早妥作規畫,甚至要能夠走出去成功開發國際市場,才能生存,如今像是優鮮沛這樣具備國際規模的合作社,全美國已經屈指可數了。 很多人看了Al Gore的電影The Inconvenient Truth以後,為了減緩地球溫暖化的效應紛紛開始種樹,結果BBC英國國家廣播公司最近報導一個科學研究結果,說是在歐洲或其他寒冷的地方種樹,不但對環境沒有幫助,甚至是幫了倒忙,因為原本雪地會將大部分太陽的熱能反射回到大氣層,但是自從種了樹變成植被以後,土地反而吸收了更大量的熱,加速了地球的溫暖化。所以結論是,如果為了環保要種樹,就要種在熱帶,否則不如不種*。 我也有一些在聯合國難民組織(http://www.unhcr.org/)工作的朋友,雖然我對於他們援助海外難民的動機十分敬佩,但是也不禁提出質疑,那些能夠逃出戰區尋求政治庇護的,通常是當地最有錢也最有辦法的,那麼那些沒有管道可以付大筆鈔票給人蛇集團的貧苦難民怎麼辦? 比起有鈔票又有關係的難民,難道他們不才是最需要伸出援手的嗎? 而且因為國際禁運制裁,難民救援工作獨漏了北韓或是緬甸,原本為了懲罰政府,實際上不卻只變相懲罰了民不聊生的市井小民嗎? 最近英國皇家郵局為了推銷郵政業務,在英國國內各大媒體刊登全頁廣告,裡面說了一個小故事,那就是一九六八年代,NASA美國太空總署當時花了一百萬美金,終於發明了一支可以在無重力的狀態下使用的墨水筆,當他們沾沾自喜帶著太空筆到阿波羅七號上的時候,俄國太空總署(Russian Cosmonauts)看到這個消息,哼哈冷笑了一聲,美國人真傻,拿普通的鉛筆就可以在太空中書寫了。 這個廣告的結論是,通常最好的點子,也是最簡單的。 當然,這個故事可能有一些歷史上的小錯誤,據我所知,當時花的不是一百萬美金,而是兩百萬,但是花這一大筆錢的並不是美國太空總署,而是一個叫做Paul Fisher的發明家自費發明的,1965年的時候他就想要把這個點子賣給NASA,但是因為茲事體大,一直到兩年的光陰和無數的測試後,太空總署才終於買了400支,每一支6塊錢美金,聽說俄國太空總署也買了100支,還有100支補充的墨水匣。 但是如果你喜歡這個故事的話,有一個澳洲的網站上,賣一支六塊錢的俄國太空筆(http://justwrite.com.au/product_info.php?products_id=300) ,其實就是普通的鉛筆,但是提醒了我們,真實或許就像月亮,我們看到亮光的總是同一面,但是看不到的背面,卻也同樣真實。 *備註: BBC的這段報導可以在以下網址聽到: http://news.bbc.co.uk/nolavconsole/ifs_news/hi/newsid_6180000/newsid_6183400/nb_rm_6183497.stm?scope=nolavconsole&tab=nolavconsole&q=tree&edition=ifs&mediaformat=nb_rm_&start=&order=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